好莱坞

亮剑公职老赖榆林新一轮反腐瓶盖已拧开

2019-11-08 19:08: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早安,坊友们~今天是2018年12月7日,星期五,农历十一月初一,西安多云,气温-6-1℃,空气质量指数(AQI)57,良。

2018年即将结束,榆林新一轮反腐仿佛刚刚埋下伏笔 —— 陕西省委第六巡视组日前反馈“榆林纪委本身不过硬、执纪不严格,矿产资源领域腐败问题还没有破题”。

这句话的份量很重,至少给出了两个关键指向:榆林纪委、能源腐败。从王荣泽、王登记,到今年被查处的胡志强、辛耀峰,无一不涉能源矿产的利益输送。但坊叔想特别指出的另外一个指向,便是久病不愈的“榆林公职老赖”。若将这两个看似“联系不大”的问题抽丝剥茧,其实有着错综复杂的“共振”。

有如横行霸道的“假记者”问题,十分突兀于陕西其他地市的“公职老赖”,其实只是榆林矿产能源“腐败病灶”的并发症之一。

几乎与巡视组严正指出纪委的“自身问题”的同时,榆林对公职人员中的失信行动和“老赖”打出了最重的一拳。近日,榆林市委办、市政府办联合印发《关于扩大信用报告使用范围的意见》,剑指“公职老赖”:“行将录用的县级以下公务员存在严重不良记录,直接取消录用资格;在职公务员存在严重不良记录,制止任何调动;对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候选人存在严重不良信用记录的,取消候选人资格......”

在年末,榆林或行将发酵新一轮反腐风暴。

亮剑公职老赖榆林新一轮反腐瓶盖已拧开

“共振”!胡志强与\房姐\龚爱爱...

与西安“秦岭风眼”的“集中性”不同,纵观已“拿下”的多个榆林腐败案例,不难发现,在这方“战场”上,腐败问题呈现出了三大主要“并发症”:假记者、“商人举报”,和“信誉脆弱”。

2018年6月,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原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被查。从公然报道来看,虽然多年被传“接受调查”,给胡志强最终“一击”的,正是一位叫赵发琦的当地商人。据赵发琦举报信反应,榆林有些官员和商人为某庙宇的修建\捐款\百万元以上。寺内功德碑显示,有榆林籍多位政商人士名字,包括已被查处的榆林市能源集团原董事长王荣泽,以及榆林市城市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永胜。

可以说,“能源矿产”、“官商关系”的“蛀洞”在“胡志强案”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再将胡志强主政榆林期间的焦距拉长一点——“房姐”(相信坊友们不会忘记龚爱爱)便是坊叔第一个要点出来的人。这人,便是正式解开“脆弱的榆林民间借贷与信誉体系”的第一颗“暗扣”。某种程度上,她的身上亦有榆林“并发症”的剪影。

2012年下半年之前,榆林神木的民间高额放贷市场异常火热。龚爱爱在其控股的爱丽莎购物广场开设一家典当行(于2012年下半年倒闭),如同神木其他的非正规的典当行一样,典当行没有在有关部门注册登记,龚爱爱通过借用亲戚朋友的户头,从正规渠道从金融系统贷款,然后将资金流入自己开的典当行,转手成为高利贷发放出去。据不完全统计,短短几年,经龚爱爱本人放出去的贷款就高达20多亿元。

她的案发,由于说不清的房产与户口,背后确是“榆林借贷危机”与“老赖”的banner。

2016年2月3日,龚爱爱刑满释放。而当年年底,华夏银行起诉“房姐”龚爱爱一案在朝阳法院开庭。银行方面称,龚爱爱曾贷款1200余万元,购买两套房屋,但自从2015年4月起,未实行还款义务。银行要求解除双方的贷款合同,偿还贷款等费用总计800万元。龚爱爱深陷各种民间借贷、房屋租赁纠纷,有的官司都打到了最高法。

亮剑公职老赖榆林新一轮反腐瓶盖已拧开

当时所有的焦点还在“房姐”身上,她所在地市的主要领导胡志强,还未“东窗事发”。但只要拉一条胡志强的从政时间轴,一切不言而喻。2008年,胡志强到榆林任市长,2011年接任榆林市委书记直至2017年。也正是在这一期间,榆林神木的一些老板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崩盘,引发一些投资者维权。紧接着的便是“房姐”事件的发酵升级。

“正义也许会迟到,却从不缺席”,旧闻回顾,揭露得却是新题:并不直接相关的两个“新闻当事人”,却暗合了同一条主线,合成了同一个缩影,那就是榆林的腐败综合征:腐败官员与不法商人的“同谋”、资金飞轮与信用薄膜的“共振”。

在这样混乱的官商关系与庞大的利益同谋里,资金飞轮开始“人为失控”,渐渐变得“野蛮、疯狂”,像一条棱镜,将“生财之道”乃至是“敛财手段”迅速折散到部份“公职人员”和五花八门的“民间债主”身上。

究竟有多少公职人员涉进民间借贷中?又深到什么程度?对此,还无精确摸排。但参与民间借贷的榆林某镇副镇长直言不讳地告知坊叔这样一席话:参与民间借贷很正常,我们当地有很多公务人员都在参与。他自己也背负了巨额债务,每个月工资大部分被直接扣掉。差点还不起。

与其说是“民间借贷的风波,波及到了政治生态”,不如说,“二者共振”,在凿穿了“腐败黑洞”的同时,更振动了城市的“信誉体系”。“整个城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在巨大利益眼前土崩瓦解,巨大的欠钱压力也使得很多人无心干事。”208坊的一次实地走访见闻,曾如是描述。

与单纯的利益输送相比,榆林的反腐,仿佛更像是一个“新战场”,它有“能源腐败”的明线,更有“公职老赖”的伏线,综合并发、草蛇灰线......

亮剑公职老赖榆林新一轮反腐瓶盖已拧开

公职老赖,打!涉嫌腐败,挖!

很明显,惩治腐败的同时,严打公职老赖,是割除“榆林病灶”的双手剑。

截至2018年11月15日,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公布了16批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名单,共计3257名,仅从最新公布的一批“老赖”名单来看,106名自然人、7个法人组织,涉案标的就达8.6亿元。在人员名单里,部份公职人员赫然在列。

其实,早在2016年,时任神木县(现神木市)农业局副局长杨某,就因欠债500余万元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被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暴光,此事曾一度在网上被传得沸沸扬扬。

而在当时,对这类“公职老赖”,官方回应也只是“系个人诚信问题,但没涉及到犯法,不能对其进行问责”。

“暗昧”之下,有恃无恐。日前,便有媒体曝出靖边县公安局张家畔派出所副所长高军执意当“老赖”的帖文。爆料人在随后还称“文章发出后,自己被榆林当地网警私聊”。

何以”禁而不绝“又”示而不惩“?何以如此”明目张胆“以权谋私?

除某些公职人员自认为的手握公权,可以高人一等之外,更有信用体系被打薄之后产生的“破鼓万人捶”。

“与一般民间债务关系的构成方式不同,一些公职人员能够欠债且勇于不还,关键在于他们的权利,有的以工作需要为名进行浪费性职务消费,有的打着公共利益的幌子进行各种开发建设的权力。近年来,诸如公款吃喝吃垮酒店,政府工程拖欠工程款,债主讨债无门之类的新闻之所以不绝于耳,原因正在于此。”陕西省社科院政治与法律领域的一学者G姓教授对此发表看法。

“具体到榆林,就更有它的特殊性。公职老赖只是前些年榆林借贷危机衍生的问题之一。但话说回来,为何要大量借钱,大到某些局级单位一把手,小到村干部?这说明前些年是以此在资本市场运作,人人都想捞钱,借贷本金而已,公职人员有公权在手,就更容易找到生财的渠道,促使他们疯狂借贷。”他认为,公职老赖不仅仅是“现象”,更是“后果”。

“换句话说,公职老赖的背后隐藏的是榆林曾经的官商混乱关系,只不过资金链轮转失能时,才集中浮出水面而已。对榆林公职老赖的打击,应当与反腐结合进行。”他分析道。

我国《公务员法》和《公务员处分条例》明确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参与营利性活动,不得在企业或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对此,专家认为,应当把普通老赖和公务员老赖分开,如果存在公务员经商等情况,除追缴欠款外,当事人也将依照法律的相关规定进行处罚。“对违规经商的公务员,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情节较重的,将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罚;情节严重的,开除公职。”

而之于榆林,在采访结束完毕后,一名专家饶有意味地叹息,“对公职老赖加大惩戒只是围追堵截的方式。更该从源头上避免违规借贷,厘清官商关系、扎牢反腐篱笆才是关键。”

如果将他在最后才画出来的“重点”再深入一层,那便是营商环境的改变与经济转型升级。

路!从为(wéi)商到为(wèi)商

能源腐败的旋涡、政治生态的污染 + 民间借贷的危机、信誉体系的脆弱,两组序列交集的“腐殖土”,为榆林“公职老赖”的生长提供着恶臭的化肥。

“官”“商”不清的营商环境里,更有“官商”不清的身份。公职人员从事经营活动,在榆林并不鲜见。

就在上个月,榆林府谷县群众实名举报了该县司法局干部李某萍在职期间成立公司,当企业法人11年之久,并且利用职务之便谋取利益;榆阳区长城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某,身为公职人员,长期经商办企业,生意场上的资金周转困难,挪用养老保险金19万元;榆林榆阳区驼峰路办事处副书记刘治祥在职期间经商,而且长时间拖欠房租不给,被举报后更是威逼举报人“防备人身安全”......

“在很多公职老赖里,很多都是借贷经商的。”知情人士对坊叔说。

经济亟待转型、民间借贷黑洞急需填补,信用体系急需重建......榆林要将一颗颗散乱的珠子重新穿成漂亮的经济发展项链,先拎起来的线头便是“提升营商环境”——让“民营经济”挺起转型发展脊梁,让“实体经济发展”壮大,让“榆商”破茧成蝶,成为重造榆林经济社会发展环境的一组“造血新细胞”。

2018年,榆林将企业开办时间由23个工作日缩减到1个工作日,新增市场主体39778户;实现“一站式”受理、“全流程”服务,工程项目报建审批时间缩减到120个工作日以内;通过税费减免、债务清偿、直供电交易等,下降企业运行成本16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陕西第二季度考核中,榆林综合排名跃居第5。上半年,全市实现非公经济增加值709.56亿元,同比增长18.4%,稳占全市经济近“半壁江山”,民营企业吸纳了85%以上的城镇新增就业,贡献了近七成的税收,民营经济总量做到了全省第二。

亲商为商 政府公信与效率(干事创业、干净担当) 民营经济活力 实体经济 挤破泡沫 结构调整 转型......

一剂“提升营商环境”的强心剂,仿佛正在重新震颤榆林新脉搏。

“其实,不管是公职的还是普通的,逼老赖还钱都只是事后行动,治理的是表征。要真正长效遏制,需要做出3个层级、4个方面的努力。第一,要逐步愈合民间借贷危机崩坏了的那些链条,而要修复,就是要释放良性的金融活力;第二,新金融体系,要对应新的企业链条,新的发展方式。就是要提升营商环境,特别是发展实体经济;第三,经济换挡,还是要摆脱煤主沉浮的窘境,不断优化产业布局,探索能源、资源就地转化新路径,延伸产业链条,产业发展要出现集群化、高端化、多元化的良好局面。这才是消除过度依赖煤炭能源等民间借贷危机原罪的根本。”G教授层层分析说。

“第四,同时加强党政机关的反腐提效,加强社会信用体系的制度化建设。四点结合,形成良性的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循环链条。而拎起这几方面的一根线,就是现在正在做的提升营商环境。放新水洗旧池子,养上健康的好鱼儿。”

被矿产能源的黑金撂倒的胡志强,落马那天,坊间调侃: “有很多榆林商人睡不着了,也有很多商人感到高兴。”无不侧证曾经的政治生态是如何的”官商不清“。而关于公职老赖,榆林日前下发文件,明确给出了几个关键词:约谈、不录用、不提拔、取消资历……据了解,这是继续“公示”和“限制消费”后,榆林首次真打实干的亮剑“公职老赖”。

有人说,榆林的新一轮反腐, 公职老赖足以“拧开”这个盖子。但坊叔认为,要“关上”借贷危机的螺旋桨,虽可始于“公职老赖”的重办;成于“营商环境”的提升、亲清官商关系的建立;但需终于“经济转型”,由此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新轨道。

你认为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新闻茶点

1.陕西陇县加强农村公共基础设施管护,物业服务进山村(民生调查·关注乡村治理)《 人民日报 》( 2018年12月07日 09 版)

2.西安召开民办义务教育校长会,签订规范招生承诺书,学校违规招生,将“拉黑” 校长。

3.宝鸡发现战国时期大型祭祀遗址,或与祭祀“农神”炎帝有关。

4.西安铁腕治霾通报违规问题111处,灞桥:有工地违规涉土作业 蓝田:1无名工地大量黄土袒露未覆盖。

5.陕西咸阳通报曹家寨村贿选案:给2000名选民送400万元。

提取枸橼酸西地那非

伟哥是什么意思 吃伟哥是什么意思?

官方网如果买印度神油

印度神油2代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